留香非楚

码住(⊙v⊙)回去做

慢食堂:

蚯蚓姑娘:

🍉西瓜西米露

 如果要选出夏日解忧物品第一名
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投给西瓜🍉

西瓜的冰爽加上西米的Q弹,很适合夏天的一道简单容易上手的小食~

动手来做一下吧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楚下悼彡君D:

一个刚刚入坑的小萌新吧u
继续尝试改图xx

不喜勿喷???【怂

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\(//∇//)\

三日王行:

“椅子被我拆光了哦”
“……”
“其他人都跑掉了哦”
“……”
“不会有人回来啦,你也没有事情可以做了哦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去游乐园了嘛杰克先生?”
“……皮死你算了”

(突然脑洞瞎摸鱼 ooc 杰克是x纹大触那个皮肤)

【杰克x园丁】同类

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赐给我一个会公主抱的杰克吧!!!

卿酒狗子:

  【第五人格  杰克x园丁】


【杰克视角】


   我哼着小调走在军工厂里,这里的狂欢之椅已经被那个疯狂的园丁拆的差不多了,但这不代表我无法淘汰他们,真是好笑,绑住了一个医生,另外的佣兵,慈善家就会跑来救她,虽然逐个击破很有意思,但这对于我来说,实在没有什么成就感。


    我喜欢猎物的垂死挣扎。


     在我放下那个垂死的园丁的时候,在她疑惑的眼神里我是这么解释的,“四个人就剩下你一个了,别让我失望,小姑娘,你还需要解开两份密码,旁边的箱子里有医疗品。”她似乎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,所以她愤怒的瞪了我一眼之后,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去箱子里拿东西了。


      啊,——我真应该告诉小丑他们,这样愤怒的猎物其实更有意思。


     但这美好的感觉终止在我听到闸门开启的那一刻。


     哈——还真令人难以置信,我一直都没有再次遇到那个小园丁,而她已经打开了闸门,即将求生成功。


    这激怒了我,我开始飞快的向闸门方向跑去,可是那个小园丁已经在那里门口了,她的脸上似乎还有一些摔伤的青紫,就像之前那些见到我就瑟瑟发抖的猎物一样,但她的神情却是自傲的像一个得胜归来的女王。


 “杰克先生,我希望你能明白,看到自以为是的猎手失败,会更有成就感,让我们下一场再见。”


     我本可以快速奔跑来抓到她,可我不想那么做,所以我就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一步步向门外走去。


我找到了和我一样骄傲的同类呢。


    “下一场再见,园丁,或者,艾玛小姐。”

【杰克x园丁】同类②

满满的cp感!!!

卿酒狗子:

【同类】②
【杰克视角】


  之后的日子我经常能遇到艾玛,对于我来说,她已经不是单纯的猎物,我将这个聪明又疯狂的女人视作我的对手,小丑他们说她是个“经常瑟瑟发抖但又不容小觑的人”,与浓雾一体的时候,我又想起了我在雾都的日子,如果能够早点遇到艾玛,或许我会少杀掉很多猎物,这算是好还是不好呢?
 
  喝醉的裘德又开始嚷嚷起来,那张小丑的脸上浮现像个孩子一样的稚气的笑容可真让人反胃:“杰克,我以为你看上了那个园丁,但是我发现有她在的场合,你会更容易生气,处理人也不是那么拖拖拉拉的,这是为什么?”我对着镜子调整着脸上的面具,冷淡的回答他:“因为我讨厌她。”


我很讨厌她。
我想不通为什么有的时候我会放过她,想不通为什么我会装作无意的样子追着受伤的她跑去地窖,想不通为什么我开始对攻击她失去了兴趣,毕竟她是个猎物,也是我最讨厌的东西——女人,看看里奥的例子,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。


在我又一次在闸门的门口看到面带笑容的艾玛,这种炫耀刺激到了我,她还是不准备跑,所以我直接将她击倒,没有气球,所以我只能选择将她抱去狂欢之椅,她看着我的脸说:“你的面具很好看。”在我还在思考着如何回答她的时候,她亲吻了我。


虽然是隔着面具的吻,但我还是感觉我的脸烧了起来。


“我很讨厌艾玛”我喃喃自语的说道,不管裘德能不能听懂。


“她让我感到了困惑,所以我很讨厌她。”

 

龙族,楚子航X夏弥——忘记

是那种感觉呀
千年之后树都老了,故人白发相逢_(:_」∠)_

劣魄:

她已经观察他很久了,很久很久。


她不懂什么叫做感情,因为她是一条龙。


1.


她观察他不是因为喜欢他,而是因为他的身上带有奥丁的印记。龙王的印记。


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这个人类让她很感兴趣。一个常年没有表情游离于人群之外的人,外表看着光鲜无比,却有着孤独和......血之哀。混血种的独有情绪。


2.


他感觉到了啦啦队队长的幽怨目光,思前想后,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摸不着头脑。


他和啦啦队队长夏弥没有什么交集。两人仅仅因为感谢在球赛上的奋力加油而去看过电影,却像得罪了夏弥一样,被幽怨的目光盯了很久。


算了,也许是什么事情让她不高兴了吧,下次道个歉就好了。


他转头歉然一笑,却看见夏弥别过脸去,脸上带着一丝小小的红晕。


3.


夏弥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对自己笑自己总是不好意思。难道自己生病了?


不可能!自己可是高贵的初代种,不会患上什么病的。


想到这里,夏弥又向楚子航投去了幽怨的眼光。


都怪这个木头脑袋,明明问了约会三大圣地,勾引他还是没有用一点处,根本学不到什么叫喜欢嘛。


看到他又转过头来对自己笑,夏弥连忙移开了视线。


脸上还是带着红晕。


4.


夏弥又要搬家了,她不能待在一个地方太久,再这样下去一些混血种要认出她的身份了。


可是...还没有学到什么是喜欢。还是想起了楚子航。


只能,从头再来了。


5.


你好,我叫夏弥,你的论文需要帮助吗?


6.


她站在阳光下笑着回头望向他,正如当年他向她微笑一样,可他不记得